说到这里是不是想起了去年的侵权大案《宫锁连城》撞脸《梅花烙》了?对于没有版权意识的人,那是没有底线的,好歹于正侵权还经过了自己的改编重塑,而那《锦绣未央》的原著《庶女有毒》的作者居然抄袭200多本书,惊呆的人们发现,只要学会复制粘贴,人人都能当作家了。

盘点今年的版权纠纷,怎么可能没有这件事,而去年小知盘点的稿件,居然被“法邦网”的律师给盗用了,都是做知识产权的,小知劝告一句“你484傻,今年盘点没有《锦绣未央》你糊弄小孩子呢?”此时,100万把刀已经飞到此律师的头上,盗用小知的文章,就算法律没有惩罚到你,小知会用中细软的人脉告诉你:别在这行混了!不会写文章就用别人的,赶紧滚!

话说《锦绣未央》播出时景象一片繁荣,这部被称为唐嫣的转型力作,除了让人们感受到她和罗晋的甜蜜恋爱外,最雷人的要数电视剧的原著《庶女有毒》抄袭200余本书的问题,据介绍,《庶女有毒》全书一共294章,除9章外全部是整章抄袭。其中还不乏《红楼梦》、《西厢记》、琼瑶的《梅花烙》、温瑞安的《逆水寒》、江南的《缥缈录》等名家作品。事情一出,哗然一片。并有作家众筹为众原创作者打官司,不过诉讼的结果仍需耐心等待。

细软点评:复制粘贴的高手啊,抄袭都超出了热播剧,好歹于正的《宫锁连城》还进行了自己的创作,只是依据《梅花烙》的脉络重组了故事情节,可是这秦简堪称抄袭界的大神,等待他的只有法律的制裁和无数原创者的鄙薄。

《芈月传》也是年度大戏,热播之时无人与之争锋。大剧还未播之时,原创编剧蒋胜男就在自己的微博里控诉,说整个剧本是自己改了6次才成功的,王小平只是指导了一下,给出了修改意见等,就把王小平署名为总编剧,而自己只是原创编剧。于是就和花儿影视闹到法庭了。除了署名问题,播出《芈月传》之前不让发行书籍、状告其书籍侵权电视剧剧本等诸多问题浮现。而法院的判决下来后,不知道此事是否有后续消息。法院判决为蒋胜男署名原创编剧,并没有贬低其付出,而王小平是总编剧也非常合适,所以蒋胜男的维权以失败告终。

细软点评:著作权分为财产权和人身权,财产权是指修改权、复制权、出租权等权利,而人身权则包括署名权、改编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蒋胜男所维权的就是署名权。

江南早年写了一个同人小说《此间的少年》,里面用的是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人物名称。江南就是因为这部小说成名的。时隔15年后,金庸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称其侵权。金庸在诉状中称让停止发行《此间的少年》一书,并索赔500万等。金庸还曾提到,周星驰在电影《功夫》中用了他塑造的杨过、小龙女、郭靖、黄蓉这些人物,每用一次就要付1万元钱。江南承认了自己用了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名称,说当时咨询过,应该没事,所以才出版的。此事法院的判决还没有下来,不过,江南的态度非常值得认同,江南不仅承认了人物名称确是来自金庸,也承认这本书带给他的经济收益,并积极配合法院进行相关的审理,并暂时停止《此间的少年》一切相关开发。

细软点评:一直以来,版权侵权,尤其是同人作品之间的侵权界定一直都很模糊。而著作权法保护的是表达,并不保护思想,当时《宫锁连城》撞脸《梅花烙》时就存在诸多争议。

由于2016是猴年,所以美猴王孙悟空和《西游记》都比较受关注,尤其是年初时的曾有报道:1986央视版电视剧《西游记》创作音乐的作曲家许镜清近三十年来几乎没有收到过《西游记》的音乐使用费用,想办一场《西游记》主题音乐会都无力负担。之后,许镜清先生以侵权为由,将2015版《新西游记》游戏发行方诉至法院索赔160万元。2016年7月5日上午,该案在石景山法院开庭审理。

细软点评:用过人家的音乐,肯定是要付费的,如果当初就想到此时,应该也不会有160万那么高的索赔。从此事中也能看出,此前国内的版权意识还很淡薄,不过,此后应该会越来越重视。

2016年可以说《鬼吹灯》、《盗墓笔记》的成绩都非常惹人注目,并且由《鬼吹灯》改编的两部电影作品都上映了,分别是《九层妖塔》和《寻龙诀》,胡八一的名号从此走红。但是《鬼吹灯》的原创作者对《九层妖塔》的改编并不满意,把《九层妖塔》的导演和乐视都告上了法庭,说这是侵犯了保护作品完整权,要求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100万。宣判结果是:《九层妖塔》电影方被判在发行、播放和传播该电影时署名天下霸唱为原著小说作者,并就涉案侵权行为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天下霸唱索赔百万精神损失费的要求未获法院支持。

细软点评:目前,作者的改编权其实是比较难以维护的,因为改编和保护作品完整在现实中很难实现。无论是什么作品,在进行改编时都要对原创进行相应的艺术创造。并且在授权的过程中,很多影视公司都比较有经验,事先在合同里写了可以修改这项内容。

《中国好声音》的版权问题闹得也是沸沸扬扬,此前,大家所熟知的《中国好声音》是由灿星文化从荷兰版权方引进的,成功举办了四季。2016年浙江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60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荷兰版权方在5年内制作四季《the voice of china》的授权,成为该节目在中国的唯一版权所有者。然后,两个公司就闹上法庭了。后来,大家都知道了,《中国好声音》改成了《中国新歌声》。就酱。

细软点评:在版权授权时,通常遇到的问题就是年限和是否独家,如果不是独家的话就会很吃亏,因为作者也会授权给别人。到时,就有竞争对手和你唱对台戏。此事件是新老获得授权方的争执,讲真,自己原创点节目,不就没有那么多问题了。

KTV歌曲也要收取版权费了,虽然羊毛出在羊身上,但很多KTV还是没有注意,导致最终闹上法庭后赔款。2016年6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结第71起“KTV著作权侵权案”据该法院介绍,《分手快乐》、《盛夏的果实》、《心太软》等歌曲都在涉案歌曲曲库中。从已结案的案件来看,根据涉案歌曲数量和知名度,一般情况下一首歌曲判赔300元左右,如果歌曲知名度较高,一首歌曲一两千元也有。涉案歌曲较多,一般判决四五万元是基本常态。

细软点评:当然,从此以后,音乐版权免费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很多音乐网站也因此关掉。版权就是听歌、唱歌都花钱。

2016年,文章凭借《少帅》获得一丝翻身机会,但该剧却遭到了小说《大帅府》作者黄世明的诉讼,黄世明认为电视剧《少帅》大量抄袭、改编小说《大帅府》,请求停止电视剧《少帅》的复制发行,并赔偿300万元。之所以将其告上法庭,是因为黄世明说书中的很多情节是自己为了情节发展虚构的,电视剧也照搬,可见其借鉴的程度。

作为网络红词之一,“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及其漫画在2016年绝对领先于“蓝瘦香菇”,当时模仿的人也是一浪接着一浪,各种小船说翻就翻,原创内容说盗就盗。这种大规模的侵权,造成了作者维权难的现状。

知乎一直是非常火热的问答社区,于是就有人傍名牌,也开通了个知乎大神的微博营销号,其实,二者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于是知乎把对方告上了法院,但是此次维权堪称史上花费力气最大的维权,也表明了知乎的态度。这个营销号直接截图知乎的答案,为了取证,知乎找到了众多原创者(每一个问题就是一个作者),又对侵权内容进行视频取证,通过公证处公证,前前后后,忙碌了很长时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