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0日,一位女子正在准备迎接最盛大的节日——宰牲节,然而,电视中插播的一条紧急新闻令其震惊不已:

随后,拉加德亲眼目睹了萨达姆被执行绞刑的全过程。令人意外的是,在这期间拉加德自始至终保持着令人可怕地镇静,甚至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是什么让她能够如此镇定呢?这一切还要从她的经历说起。

萨达姆一生共有五个孩子,分别是大儿子乌代、小儿子库塞、大女儿拉加德、二女儿拉娜和小女儿哈萨。

萨达姆和大多数人父一样,十分疼爱自己的孩子们。尤其是长女拉加德,更是被父亲宠到了天上。

相比于两个哥哥,拉加德是十分幸运的。当她出生时,萨达姆所在的复兴党已成功夺取伊拉克政权。官二代的身份,让拉加德从小就过上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1979年7月16日,萨达姆就任总统,成为伊拉克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一年后,伊拉克因主权领土问题,悍然向伊朗发动军事进攻,从而拉开了长达8年之久的两伊战争。

彼时,年满十一岁的拉加德身上已经有了萨达姆的影子。与同龄人相比,她有着与外表极其不符的成熟。萨达姆对于这个长女也是寄予厚望,并且开始为她择选夫婿。

在两伊战争期间中,一位名叫侯赛因·卡梅尔·马吉德的男子成功引起了萨达姆的注意,因其战功卓越,渐渐赢得了萨达姆的信任。于是,在父亲的安排下,13岁的拉加德下嫁给了马吉德。

马吉德出生于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一个相当有名望的家族。严格来说,萨达姆也是马吉德家族的成员。只不过该家族过于庞大,分支多如牛毛,所以才会出现贫苦农民萨达姆和名门贵族马吉德的差异。

于私,萨达姆与马吉德一家算得上远亲、知根知底,他本人也非常认可马吉德的能力和才华。在他看来,马吉德和拉加德就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然而这看似坚不可摧的关系,却在十几年后发生了反转,甚至拉加德与萨达姆之间也生出了嫌隙,这一切还要从另一场战争说起。

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欠下了一些阿拉伯国家的债,其中欠科威特的债务为140亿美元。

1990年8月,为了免除战争贷款,在利益的趋势下,萨达姆率军强势入侵科威特,由此引发海湾战争。

不到一天的时间,伊拉克便占领了科威特全境。萨达姆对外宣称:“即日起,科威特正式成为伊拉克的第十九个省!”

以“世界警察”自诩的美国当然不会置之不理。1991年1月17日,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多国部队航空兵空袭伊拉克,发起“沙漠风暴”行动。

面对强大的联合国军,伊拉克很快败下阵来,最终与联合国军达成停战协议,至此海湾战争告一段落。

古人云“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去则倾”。连续经历两场战争的失败,曾经富饶的伊拉克,如今却背上了沉重的国际债务。萨达姆家族与马吉德家族的矛盾也日益显现。

联姻初期,马吉德兄弟俩对萨达姆十分忠诚,萨达姆对两人也是委以重任。在二人地位水涨船高的同时,他们也得罪了曾经的权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当属萨达姆的两个儿子。

在错综复杂的家族利益争夺中,马吉德兄弟不仅得罪了萨达姆的儿子乌代和库塞,还因为暗中向海外转移财产,遭到了萨达姆的监视。

马吉德兄弟俩担心遭到报复,于是在1995年带着妻小及30名高级官员假借度假为名一起逃到了约旦。

拉加德在文章中曾详细地介绍了这段过往:“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昏暗的时刻。不知不觉中,我被夹在了两个家族之间。一边是我的丈夫和孩子,一边是我的父亲和哥哥。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随着事态的发展,拉加德最终选择了朝夕相处的丈夫和孩子。并且和妹妹一家一起逃往了约旦。

马吉德一家逃到约旦后,为了寻找新的靠山,不惜将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很多重要的军事情报透露给了英美等国。

并且,兄弟俩还通过媒体对外宣称是因为不满萨达姆的统治才叛逃的,同时号召全世界联合起来推翻萨达姆政权。

从政多年的萨达姆对于扳倒政敌早已轻车熟路,他先是主动向外界公布自己军事武器的信息。这样做的目的无外乎让马吉德兄弟失去价值。没有了国外势力的保护,马吉德一家就如同游荡在外的孤魂野鬼。

这时,萨达姆向他们抛来了橄榄枝,承诺只要他们回到伊拉克就原谅他们的所作所为。

背井离乡的拉加德无时无刻不想回到伊拉克,但是她深知父兄的手段。萨达姆承诺过去的事既往不咎,不会伤害马吉德一家。

待马吉德兄弟俩回国后,萨达姆就亮出了铡刀。他没有履行对女儿的承诺,萨达姆下令处死了马吉德兄弟。

虽然拉加德与丈夫是政治联姻,但是俩人毕竟结婚多年,还是有感情基础的,而且两人还育有子女。

她怎么也想不到,生养自己的父亲会下令杀死自己的人生伴侣,这件事对拉加德的打击可想而知,父女俩从此有了隔阂。

丈夫的死亡给拉加德姐妹和萨达姆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父女间的“冷战”持续了十几年之久,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意。

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或许真会如此。但是历史从来没有假设。究竟是什么,让拉加德放弃了对萨达姆的仇恨,选择了原谅呢?

2003年3月20日,美国借口伊拉克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反恐为由,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萨达姆政权被彻底推翻。

面对外敌入侵,父兄的性命又危在旦夕,拉加德最终选择了原谅,与父亲一起面对危机。

战争开始后,萨达姆便逃到了提克里特。他之所以选择躲在这里,是因为他只信任家乡人,家乡人也是萨达姆最坚定的支持者。

家乡人也没有辜负萨达姆,没有一个人透露萨达姆的行踪。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萨达姆虽然藏匿起来,但是为了抵御美军的入侵,他会录制一些视频给他的支持者。

一天,萨达姆的贴身保镖在运送食品的途中被美军活捉。在美军的严刑逼供下,这名保镖最终交待了萨达姆的藏身之所。

美军根据保镖提供的线索,终于在提克里特达瓦尔镇的一处农舍找到了满脸胡子邋里邋遢的萨达姆,当时他正藏在一个大约2米深带着一根通气管的地窖内。

后来,经过DNA的检测,最终确定这个满脸胡子邋里邋遢的人就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中东雄狮——萨达姆。此时身在约旦的拉加德,对于父亲被捕的事,又会做出何等反应呢?

为了彰显“正义”,在美国主导下,伊拉克政府组建了特别审判团,开启了对萨达姆的“世纪审判”。

在萨达姆被审判的日子里,拉加德努力为父亲寻找法官,希望能救父亲一命。但事与愿违,萨达姆倒台后,他的朋友们唯恐避之不及,极力与萨达姆撇清关系。

只有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试图通过贿赂的方法,将萨达姆营救出来,却最终失败。

他反问法庭的合法性:“你们是谁?这个法庭想怎样?”“我仍保有身为伊拉克总统的宪法权利,我不承认授权你们的组织,不以公正为基础就是不正当,我不会回答这个所谓的法庭及其所有相关人士的问题。”

2006年12月19日9时左右,正在约旦一家美容院做美容的拉加德惊闻了一个噩耗:“伊拉克特别法庭一审判处前总统萨达姆绞刑!”

2006年12月30日宰牲节,在教最重要的节日之一,萨达姆被处以绞刑。

拉加德亲眼目睹了父亲被处绞刑的录像:萨达姆戴着脚镣,走向绞刑架,手持一本《古兰经》,当萨达姆脚下的踏板被打开后,身体迅速坠落,绳索将他的脖子折断,直到被吊了10分钟后一名医生才走进来证实了他的死亡,并将他放下来。

与最初听到父亲死刑时不同,在观看录像的整个过程中,她没有流下一滴眼泪,神色平静。

因为她理解了父亲在信中说的话的含义:“自己是为国家而牺牲!”并呼吁伊拉克民众保持团结,忘记仇恨。

萨达姆死后,在拉加德的强烈要求下,萨达姆的遗体最终被运回到了家乡奥贾村安葬。

萨达姆及其两个儿子乌代、库赛双双死于美军枪下,唯有3个女儿和她们的9个孩子艰难脱险,成功逃亡至约旦避难。拉加德作为长女,挑起了家族重任,成为了家族的一杆旗帜。

拉加德以萨达姆家族当家人的身份活跃在国际上,为萨达姆的罪行作出辩护。很多人认为拉加德已经过上了新的生活,大可不必再参与这些,但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家族。

拉加德在面对记者访问时表示:“我姓侯赛因,我会不惜牺牲性命来捍卫这个姓氏,在我的两个哥哥死后,这便成了我的义务。”

在这一天,萨达姆的大女儿拉加德在社交媒体上对其父亲萨达姆表达了思念之情,拉加德说十一年来,她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在异国他乡里,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外来人,自父亲萨达姆走后,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

虎父无犬女,拉加德也很有政治天赋。她在政治界大放光彩,更是被称为“小萨达姆”。

拉加德和她的父亲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不论是性格还是做事风格。在经过十几年的打磨后,拉加德准备重回伊拉克。

2021年2月中旬,沉寂了多年的拉加德在迪拜接受了阿拉比亚电视台的专访,拉加德对记者说:“自从美军入侵伊拉克开始,她的人生就被彻底改变了,他先是与家人一起逃到叙利亚,随后又来到了约旦。在父亲被捕、审判、处决期间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光。”

拉加德表示:“在那段时间里,我花了近乎3年的时间来为父亲做辩护。入侵刚开始时,我们正试图适应这样的情况。同时,我也在努力处理父亲的案件,这并不容易。”

与此同时,拉加德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只要我活着,就不会放弃重返伊拉克和建设伊拉克的愿望与目标”。

纵观拉加德大半生的经历,我们不难分析出,她在观看父亲绞刑时他为何会如此镇定。

其次她中年丧夫,独自抚养子女,不同于普通女子,他早已练就出一副铁石心肠;

而且她的两个哥哥先后死于战争,萨达姆死后,她成为了家族的掌门人,为了复仇,她只能变得更加坚强;

2021年恰逢伊拉克换届选举之年,不出意外今年的总统大选将于10月份正式举行。她能否竞选成功呢?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